新闻

新闻中心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【新京报】王健林:商业地产教父,会当凌绝顶

【新京报】王健林:商业地产教父,会当凌绝顶

发布时间:2013-11-11  作者:新京报记者 李捷

地产十年,风云变幻,跌宕起伏。于是更多的人以不同姿态走入公众的视线,引起社会共鸣、争论与反思。他们中有专业的也有非专业的,来来往往,有的人或许接近谢幕,有的人还在精彩桥段,有的人或许已经有些疲惫。不过,他们的亮相,都已深深镌刻在地产江湖史上。2013年,让我们一起回望这些熟悉的身影。

【江湖名号】 万达集团董事长

【武功修为】 中国商业地产教父。创办了中国目前最大的民营企业万达集团。商业触角延伸至欧美,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民营企业的同时,也成为中国房地产优秀企业的成长范本。

和王健林一同出道的50后们,如今大都已退居二线。如万科王石、华远任志强。而王健林仍竭尽所能地奔赴在万达重大活动的每一个现场。他说,自己还很年轻,能够继续奔走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,很幸福。

创新与坚持

随着各大富豪榜单陆续放榜,王健林以860亿元人民币的净资产,新晋成为中国内地首富,网友们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,折算出他一小时入账,就可以在北京四环内置办一套房产。

在最新一期的电视访谈类节目中,一个学生向王健林发问如何才能成为首富?,王健林表示:有两个办法,最快的办法,我的财富分给你90%,马上行了,但这个不太现实;第二个办法,想一个能赚钱的行业和买卖,关键你要找到跟别人不一样的方法。在幽默机智的对话中,首富以小见大的传授给年轻人创新与坚持的道理。

万达的摊子越铺越大,总资产过3000亿元的规模也令同行追赶不及,但商业帝国的崛起并非一日之功。无论是当年,万达首度离开大连南下广州发展,第一单就被中国式合伙人卷款而逃;还是曾经在3年内打过的222场官司,王健林说到过往,仍不住地摇头皱眉,心有余悸。

要做,就要和别人不一样的。他最常说的话有两句,到了黄河心也不死,撞了南墙也不回来,为什么?到了黄河搭个桥就过去了,撞了南墙搭个梯子翻过去。王健林说,办法总比困难多,但坚持和创新才获得了万达今天所谓的成功。

文化新大佬

通过并购AMC,万达实现了电影院线跨国经营;而通过投资英国地块和圣汐游艇,为万达文化旅游版图再下一城;国内超大型综合文旅项目万达城陆续上马,而借道中国文化输出和鼓励文化产业发展契机,成为国内最大的文化产业公司;王健林预期中的万达文化产业布局日渐清晰。

业内人士认为,万达商业地产独领风骚的时代或已结束,其优势在逐渐被对手削弱。近年来,万科、龙湖、保利、华润置地等国内住宅开发企业纷纷转型试水商业地产,希望通过该领域稳定的现金流,来对抗因住宅产品单一而导致的业绩起伏。在很多人都大搞商业地产的时候,它又开始往文化、旅游地产上转,这种主动转型将为万达带来不断的战略升级。中国商业地产联盟副会长王永平一语道破万达转型的根本。

只有投资和创意决策是我在负责,这些交给别人做也不放心。王健林也在25年后发现了让自己着迷的文化创意产业,最快2014年,大家就能看到由我负责的工作成果。一定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,而且很难复制。

仍然还有梦

从告别机关下海至今,整整25年,王健林带着万达搞过医药,做过电梯,研究过高科技,然而万达有了今天的规模和成就,王健林归功于当初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选择进入了房地产行业。

离开机关时,我办的是停薪留职。王健林坦言,下海之前也是为自己留了后路,万一下海玩不转被淹死,还可以回去,依然享有正处职务和待遇。没想到,下海后的王健林如鱼得水,打算专心创业。

时至今日,作为千亿企业掌舵人的王健林,也是至今少数没有出过传记的企业家之一,他甚至很少上网,连一个不加V的微博都没注册过。尽管万达旗下院线、百货应有尽有,但他没有更多时间去休闲,时间全都用在了万达的投资和创意决策上。

就在去年,他还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,2013年万达将争取收入2000亿元,资产总额达到3500亿元—4000亿元规模,跻身世界500强。而现在,王健林又有了新的梦想,在自己2020年退休的那一年,能将万达带入世界超一流的企业行列。如果说是一流企业,万达现在已经是了,但我希望万达能成为一个世界性品牌,未来能够有20%-30%的收入来自国际。王健林说。

 

记者点评:豪爽的性格中,饱含了对最大、最早、最多、第一流的追求和热爱;然而毋庸置疑的是,从商业地产教父到文化产业大鳄,王健林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机遇猎手。

只要万达进入的行业,其他企业都没有机会做老大。

——王健林

 

报道链接:点击查看

分享到:
返回顶部
注册送28体验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